QQ在线咨询
点击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
中央电视台再度关注茶行业

2014年10月6日,“高大上”的中央电视台二套频道《经济半小时》对中国行业的老茶收藏进行了深度报道。此次是继央视多次对普洱茶金骏眉白茶炒作报道之后,又一次对中国茶叶流通领域进行报道。文中提到:“正由于人们对茶叶不理智的疯抢,最终会造成老茶的真假难辨,和古茶树的破坏性采摘。果真如此吗?

【正文】主播王小丫:各位晚上好,欢迎收看今天的《经济半小时》!今天我们要关注一种特殊的收藏品。每年的9月和10月,秋茶上市,而且又恰逢双节,按照惯例,都是茶叶销售旺季,可是今年的礼品市场交易整体下滑,茶叶市场相比往年要冷清许多。不过,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,发现在成交低迷的茶叶市场中,有一种茶叶正在逆势而上,成为茶商眼力里的“香饽饽”。那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茶叶呢,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走进北京马连道茶叶市场

位于北京城南的马连道茶叶一条街,是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茶叶集散地。十一假期,按照惯例,该是茶叶销售旺季,往年这个时候,这条并不宽敞的道路都会被来买茶的人挤的水泄不通。然而,今年的马连道似乎冷清了很多。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1:今年的整个趋势是下滑的,还是差很多,往年这个地方车都进不来。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2:应该还会少掉差不多三分之一。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3:差不多我估计最少降30%。

一轮走访下来,商户们普遍反映,因为今年礼品需求严重萎缩,他们的销量大多减少3到5成,不过这当中却有一个品类在逆势上涨。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1:黑茶现在整个茶的品类里面,它还在走上升趋势。所以收的人比较多,比如像天尖,整筐买的人也不少。

经销商所说的黑茶是中国六大茶品类中的一种,由于外观呈黑色而闻名,代表品种有黑南的安化黑茶,广西的六堡茶等。而普洱茶等熟茶等,也归属黑茶,这一大类。因为黑茶属于全发酵茶,在通风阴凉无污染的环境下,可长期保存。而且通过多年的存放,茶的口感还会变化。于是黑茶就有了新茶和老茶的区别,而老茶的价格往往高于新茶。一位经销商给我们拿出了几年前收的老茶。现在的价格,已经最少翻倍,此外他已经投入了近2000万元,囤积了三四百吨黑茶,坐等升值。事实上,在马连道看好老茶升值潜力的也不止一个人。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4:上世纪80的茶叶了,1985年的。

记者:这个合多少钱一斤?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4:这个合到9800元一斤。

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5:(老茶)非常好卖。特别三四月份的时候,有一部分2000年左右的,就是大厂生产的,价格到现在都增长非常高,甚至是翻倍。

记者:92年的黑茶到现在卖多少钱?

徐蝶梅(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):现在我们这里批发价是1800元(一斤)。但是市场上,3000多(一斤),4000多(一斤),随便卖。

徐蝶梅在马连道做茶叶生意已经17年了,一直以来这种粗枝大叶卖相并不抢眼的黑茶在各种茶品中,显得格外低调。几年前,徐蝶梅刚开始卖黑茶时,一年的销售额也就40多万元,可到了去年,她的店光安化黑茶就卖了1200万元。以前这个市场里卖黑茶的也就一两家,可现在卖黑茶的店铺已经达到了数百家。尤其是黑茶中的老茶,摇身一变成为茶客们追捧的对象。大有于铁观音大红袍争夺高端市场的势头。作为商人,徐蝶梅当然不会忽视这一变化,这几年她搜集了不少老茶。

徐蝶梅(北京马连道茶叶经销商):这个(茯砖),是我们江苏省宜兴市的。

记者:这是多少钱,现在?

徐蝶梅:这个现在我们这里批,是16000(元/斤)。

2005年许徐蝶梅在广西收茶时,花了5000块钱买了一批上世纪70、80年代的老茶,当时每块茶砖平均200块钱,如今不到十年时间,价格涨了将近100倍,她拿出这块茶砖给我们看的时候,一些茶叶的碎末掉了出来。徐蝶梅仔细的把他们收集起来。我们提出,索性把这些茶叶泡了,借机品尝一下老茶的味道。

徐蝶梅:你要是到茶馆去喝这一泡茶的话,最起码得上千元了。还加上服务啊什么的,而且你不一定喝到真的。

走进陕西苍山茶业有限公司

2005年2月,一位陕西茶商储存的一篓1953年产自湖南省白沙溪茶厂的天尖黑茶,通过专家评估,价值达到48万元。而2004年同样一篓,湖南天尖黑茶,出现在广交会的拍卖会上,起价还只有20万元。2011年在第五届中国茶博会上,一只奥运纪念版“千两茶”以200万元的天价,被神秘买家买走。2013年6月,在西安茶博会上,一篓1953年的湖南天尖黑茶标价1000万元。

这些事,大致勾勒出了这些年,老茶上涨的轨迹,而这些事件的背后,几乎都有同一个人的身影,那就是:纪晓明。

我们见到纪晓明时,正赶上他召开经销商年会,他现在是陕西一家茶叶公司的董事长。会议的间隙,他和一群人围在一起,对着一个玻璃罩子谈论着什么。话题的主角就是这两筐茶叶,分别是产于1953年的湖南天尖黑茶和贡尖黑茶。

记者:(这些老茶)为什么用玻璃把它罩起来?

纪晓明(陕西苍山茶叶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):罩起来主要是为了保护。因为它放在外面,因为这个茶过去我们也是放在外面,放在外面很容易被别人抠坏,包装已经很脆弱了。

说起得到这两筐老茶的经历,纪晓明所描述可以说与我们之前听到的各种老茶留存下来的版本,十分相似,同样是一个偶然的结果。

纪晓明:这个是,在仓库的阁楼上面,剩下的几筐茶。其实过去大量的,时间长的茶可能得销毁掉了,那么这个茶可能因为它当时包装也比较好,所以就是一直留下来了。后来伴库房的时候,发现了这几筐茶。

纪晓明的天尖黑茶

当年计划经济的时期,商品的流向有着严格的管制,因此,青海、新疆,西藏,等西北省份的茶叶,都要从陕西集散,当时的陕西省茶叶公司,一度成为全国存茶量最大,销售量最大的茶叶公司。

纪晓明:刚开始,也没觉得它有价值,因为它是在90年代的就发现了。一直在那扔着,都后来才想起这个事。

当时,总共留下了三筐这样的天尖黑茶,但他们的年份却无从考证。为此,纪晓明走访了湖南益阳茶厂,当年的老领导翻阅了茶史,最终通过包装上一行模糊的字迹,推断出了这筐老茶的年份。

纪晓明:53年的3月份,中国茶业公司给它发的文件,要求它更名为,中国茶业公司安化第二茶厂,这个是53年开始叫这个名字的。但是53年的12月份,中国茶业公司又发了一个文,就是这个“中国茶业公司安化第二茶厂”,更名为“湖南省白沙溪茶厂”。这个厂名只用了不到十个月的时间,只用了九个月的时间。也就是说这个厂名,可以锁定它的时间,因为过去的茶叶是没有生产日期的,所以它的时间只能通过这个推敲。

虽然确定了生产日期,但是纪晓明并不知道这几筐茶究竟能值多少钱,于是他把其中一筐带到了拍卖会上,当时现场很多人都对这个大家伙,表示了浓厚的兴趣。因为当时对老茶的行情还没有把握,20万元的起拍价,没有人敢接受,但回到西安后不久,一个广西的茶商就找到了纪晓明,提出要买下这筐茶叶,而且任何价格都能接受。

纪晓明:我跟你不谈价,只要你卖给我就行了,这样跟我谈的。哎呀,我一听这个不好意思,因为我们本身也是朋友,后来我就跟他讲,我就说,干脆是这样,刚好我那个时候,准备换一台车。当时我就买了一台车,奥德赛,后来大概就是25、26万块钱,后来我就说那是这样,第一,这个车钱你帮我付了行不行,他说,没问题。

就这样,纪晓明用一辆车,换掉了他仅有的,三筐老茶中的一筐,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
纪晓明:他拿回去之后,他当时卖到28000块钱一斤,他很快就把那个本钱就卖回来了。

看到别人把老茶卖得火热,纪晓明也学着卖了一些。最贵的时候,一斤1953年的天尖黑茶,卖到了十万元,不过没多久纪晓明就停止了天尖老茶的销售。

记者:留一包不就行了吗?

纪晓明:不会的,这个茶因为卖它已经没有意义了,我们会把它保存下来。因为它是一个,对中国茶叶来讲它是一个实物的佐证,非常把它不能喝掉了。要把它保下来。

消费者难辨老茶

如今不断走高的老茶价格,让很多从业者都迷失了方向,跟风炒作,年代造假,开始屡见不鲜,经销商们对老茶市场的乱象极为担忧。

茶叶经销商1:存放条件如果不好,如果都已经发生霉变了,你这个茶,放再老有什么用。

茶叶经销商2:百年茶到底谁来鉴定,百年茶到底好喝吗?

茶叶经销商3:如果不好喝的话,再老的茶一百年五十年没有价值。

茶叶经销商4:老茶新茶拼配,作为老茶卖。

很多业内人士提出,只有通过开汤品鉴,才能断定老茶的年份。那么这个办法真的有效吗?我们在另外一个房间安排了一场盲品实验。我们准备了产于1953年、1980年、2008年、2012年的四款天尖黑茶。四款茶都按照同等条件冲泡,最后让品茶经验丰富的经销商们进行鉴别。

记者:四款都是天尖茶,是不同年份的,然后我们来拼一拼,看它是哪一年的,然后告诉我。

实验结束,四位经销商,只有一位在品尝的同时,完全说对了茶叶的年份,其余三位都是在喝完后,综合了四款茶的口感才给出了大致年份,显然,作为普通消费者,在购买老茶时,很难会有这样对比鉴别的机会。

纪晓明:我如果见过这个茶了,喝过这个茶,我来给您鉴别是很容易的事,如果我没见过这款茶,没有活过这款茶,我也鉴别不了。所以它不是说完全就是说靠专业素养,能够解决的问题。

在纪晓明看来,天价老茶的出现,让人们开始关注黑茶这一茶叶门类,愿意接触这看似粗老的茶品。然而稀有的数量高昂的价格,以及鉴别的难度,决定了老茶只能是少数人的消费品。真正要促进行业的良性发展,还是要引导公众不要跟风炒作年份久远的老茶,而是把老茶作为普通的消费品来看待,利用好茶叶的特性。存老茶,喝新茶。

主播王小丫:节目中我们看到,四位茶叶经销商,只有一位在品尝的同时,完全说对了茶叶的年份,可见老茶鉴别的难度。那么,有经验的人都说,三五十年以上的老茶,大多为孤品,市面上很难见到。那么,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,投资老茶的风险还是很高的。我们在调查当中还发现。另外一种与年代有关的茶也备受市场青睐,这类茶与保存时间越长价格就越贵的老茶不一样的,它呢是以茶树的年龄来判断价格,这又是什么茶呢,继续来看记者调查。

老茶之普洱老茶树

茶叶一般分别红茶绿茶、白茶、黑茶、乌龙茶黄茶。但老茶价格逐渐升温,而究竟什么是老茶,业内也会众说纷纭。

陈永堂(春福润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):从行业的概念来说,老茶所指的就是有了存放时间的这个茶叶。也有一些民间的里面,也有人把一棵几百年的老茶树摘出来的茶。他认为是老茶,其实我们在行业里面给它的命名是老树茶。

与老茶不同,老树茶指的是指存活三百年以上的乔木茶,或者是采摘自拥有百年历史的古茶园的茶。由于古茶树和古茶园数量稀少,因此老树茶的价格也日渐不菲。从2014年开始,老树茶青市场异常火爆,茶青就是从茶园里刚采摘下来的叶子,作为加工成品茶的原料。在后方负责市场销售的钟广荣有些按耐不住了,因为今年名山老树茶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,基本翻倍,而原料的收购价格会直接影响产量和新茶定价。

钟广荣(勐海合和昌茶叶有限公司):从今年整体的综合涨幅,已经达到50%左右这么一个水平。

每年这个季节,人们都要发起对六大古茶山的疯抢之战。钟广荣了解到,除老班章之外,老曼娥、南糯山、易武、昔归等产区毛茶涨幅也很大,最特殊的是冰岛,他们去年收购鲜叶的价格为1000元至1200元/公斤,今年已涨至2000元左右,炒制1公斤毛茶出来的价格大概在1.5万元左右。钟广荣唯一庆幸的是,在预判到有高额涨幅之前,他们用重金预定了古茶园。

钟广荣:通过一个整合,就把这些将近八万棵这么一个数量的一个古茶园,取得了四十年的茶摘管控权。

这种圈地式的订单收购,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,古茶树稀缺的资源,让清点茶树的工作十分繁琐。

钟广荣:可能有几十棵,有一些有可能分到这种古树只有几棵,所以一户一户农户这么累积起来一个数据,还分布在各个不同不一样的寨子,所以是一个比较艰辛的工作。

但这几年,收茶的投资者零散的收购开价更为随意,一茶难求的局面,经常让交易存有变数。

钟广荣:有可能,有人故意的出高价,把它强拉走的那种现象。所以这一个比较极端的事情。

记者:即使跟你们签了这个协议,他依然还会卖给别人是吗?

勐海合和昌茶叶有限公司钟广荣:这种现象应该来说是比较少,但是一些极个别的,我们会预判有这种事情发生。

像钟广荣一样,陈立武的茶坊经营的也是高端古树茶。稀有的树种,趋之若鹜的追捧给了古树茶足够的上涨空间。

陈立武(岁月知味茶坊):现在大家通常认可的总产量是30万吨,每年的这个产量。但是,古树茶只占其中的1%。

陈立武告诉我们,今年不仅是精品价,连大路货的价格都在上涨。

陈立武:我们大概的幅度是在每年的幅度20%左右是正常的,超出这个的话我们可能需要进行评估了,因为如果它已经超出了我们觉得合理的范围,其实我们就会减量.

陈立武寻找新兴的茶园

如果一款茶,原料价占其成本价的30%,那么原料价格每提升10%,产品价格就要提升15%。陈立武认为,作为茶企,他最多能容忍材料上涨幅度为40%左右,否则就发生价格倒挂,为了保证原料,陈立武已经开始寻找新兴的茶园。

陈立武:比较老的这些茶,它虽然是价格比较高,但不等于说所有的古树茶价格都高,就是有一些不是那么太出名的,它也有树龄比较长的茶树,可以供我们进行选择。

为了应对老树茶青市场的暴涨,陈立武和他的团队已经做好长期应战的准备,他们今年,依然要靠消耗几十吨库存,来应对激增的原料成本。

陈立武:就是我们的总销量,每年的总销量超过60%是往年的茶,不是当年的新茶。

记者见到王鸿波的时候,他刚从云南的基地回来,考察了四五个茶山,行程五千多公里。所到之处,最让他吃惊的就是暴涨的古茶园茶青价格。

王鸿波(澜沧古茶有限公司):像这些茶区的茶厅普遍是过万的,甚至有的每公斤是两万以上都有。

记者:你看到这些数字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王鸿波:觉得很震惊,第一是很震惊,第二也很担忧。因为作为我们做茶的茶企来讲,我们不希望一个行业它是迅速地膨胀,然后又迅速地衰落。

王鸿波告诉我们,即便在2007年普洱茶价格低迷时,老班章还是一样的火爆。2009年,老班章毛茶均价超过600元/公斤,2012年的均价上涨至2000元至3000元/公斤,2013年的价格已涨至4000元至4500元/公斤,如今,老班章一跃成为普洱茶价格的顶级标杆。

王鸿波:最近这个春季,我们去看了一下,几十家甚至一年就增加了二、三十家这样的速度,所以扎堆的现象比较严重。现在基本上,我们有时候进到村子里看到的就不是农户了,看到的都是茶厂。

王鸿波所在的公司,主要通过自营建设生态茶园来拓展茶园面积,稳定茶叶产量。他隐隐感觉,班章、冰岛等古树茶有限,炒作完这些之后,资金主力会调转方向,冲向他们打好基础的茶山。

王鸿波:班章、冰岛这些必竟是(已经饱和了)。你现在去了七八十家进去,你不可能七八百家都扎进去。是那些人如果真的要介入到这种资源的话,我们也会担心会影响到,所以在很多年前我们就有这种担心。

王鸿波最大的担忧是,当前,很多古茶树成为“摇钱树”,急功近利的采摘时有发生。他考察过很多山头,部分古茶树已出现营养不良的症状。

王鸿波:完全是不懂茶的,他采就乱采一气,他有可能毁掉了一下个芽头的生长的空间,他采的位置、角度、力度,包括他用手去掐等等。他不规范的采摘,这是一种破坏性的采摘。

这是今年三月份,王鸿波拍下的照片,照片里900多年的古茶树因过渡采摘而枯死。那些表达祈祷的红布条也无奈的看着古茶树的慢慢枯萎。

王鸿波:曼弄有两棵600年以上的古树就这样枯死了,就是被这种过度的采摘,恶性的采摘给毁掉了。这现在还是个别的现象,但是我们最担心的是,如果这风蔓延下去,会有更多的古茶树遭殃的话,每一棵都是几百年的,不可能恢复的,我们要等这棵树几百岁要等它几百年。所以我们作为像我们这样一个长期做古树的企业,我们是很痛心的。

主播王小丫:我们看到,古树茶青的价格正在延续去年以来疯长的走势。特别是六大茶山品种的古茶,因为各路资金的追捧,更是遭到了疯抢,甚至使古茶树遭受毁灭式的开发。那么这种情形持续发展下去,是令人担忧的,古树茶的未来可能会遭遇危机。可能我们还记得,2007年,普洱大益茶价格飙升的时候,老班章这样的古茶还不大为人所知。而现在呢,大益茶价格回归了,老班章则开始成为资金热捧的对像。毕竟,把老茶当作投资品,那它的命运就跟其它所有投资品一样,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啊。那些曾经出现的过山车行情还有可能在茶上面重演吗?

担忧:普洱茶过山车行情是否会重现

黄波,广州茶文化促进会副会长,他认为,对于老茶投资市场来说,很多茶的涨跌就是通过资本运作和市场行为来完成的。但消费终端和收藏投资体系的不完善,是其最大短板。

黄波(广州茶文化促进会副会长):(茶产品)具备了这些投资属性之后,它这个市场竞争一定有投机行为。

黄波认为,“不盲目追涨,不侥幸捡漏”是投资老茶最重要的原则。有些产品由于其品牌光环、山头光环过于耀眼。成为众多资本追逐的对象,结果会使其严重偏离应有的价格曲线,使之演化成击鼓传花的游戏。

收藏茶的最终目的是围绕“喝”

华南农业大学的曹潘荣,是国内最早开始从事茶学教育与科研的专业学者。他也认为,健康的老茶市场需要适度均衡的增长。

曹潘荣(华南农业大学茶叶科学系茶叶研究所系主任):我觉得正常的,一年一年的增加的话,增加40%、50%都是正常,按这样的一个,按这样的增加幅度,因为它是一个升值过程。

曹潘荣觉得,虚高的老茶会完全偏离其价值体系。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将老茶贴近普通大众,“消耗掉”才是实现了老茶存在的价值。

曹潘荣:如果说,我们把古树茶这个推的很高,这个资源很少的情况下,肯定是,我们也好,当地也好,会过度的开发,那么这个是我们不愿意看到。我觉得,这个茶应该就是,不能当做一个,像这个过度的去破坏这些资源,应该是普通的茶,怎么提高品质,怎么把这些其他茶的,降低它的价格来推广,这个才是我们要看到的。

收藏茶的最终目的是围绕“喝”的,无论多贵的茶,终归是用来品尝的,而不是用来鉴赏。

曹潘荣认为,一些囤积居奇的茶要尽快完成存量消耗。

曹潘荣:现在的茶叶本身在储藏过程中要成本,要有资金,它的品质会提高,那么这个价格会提高,提高的程度可能就不是一般的消费者能够接受的。所以说,更多的考虑是,要尽快地转入消费市场。

黄波认为,推动茶叶良性发展的应该是茶文化,而不该是流通操盘手法,因为老茶不是一种币值,即使收藏,也应是建立在“好茶“的基础之上。

黄波:整个的行业,也在这十多年来训练的增长起来。我们商家怎么样去扎扎实实做好它的品牌推广,或者扎扎实实做好大众品饮,把这个收藏体系给它健全起来,我觉得这才是重要的,重中之重。也要把行业这个基础夯实,那我们的整个收藏体系在可以持续、健康发展。

主播总评

从疯狂的普洱到天价龙井,从金骏眉再到今天的老茶,茶叶市场几乎每隔两年就会掀起一轮热潮。总会有人跟风、有人炒作,然而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,也没有只赚不赔的生意。很多人可能还记得,2007年的时候普洱茶过山车的行情,曾经让很多人血本无归。而这种不理智的疯抢,最终会造成老茶的真假难辨,和古茶树的破坏性采摘。不管是茶商还是茶农,都应该有一个成熟理性的态度。因为资金的刺激,虚假的紧俏,最终还是要市场来消化来买单。当你看到突然增加的利润时,请小心诱惑背后隐藏的巨大风险。

消费者如果打算投资老茶同样需要理性,应多掌握这方面的专业知识,避免盲目介入被套。毕竟茶也是商品,也同样逃不开价格涨跌的客观规律。总之,价格总会回归价值。

文章推荐